追蹤
異言:3M:Music。Medical。Mood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閒聊

推薦我的朋友已經超過100了,不發文實在是說不過去


先說說為什麼新文章遺失這麼久好了,一方面希望希望來參觀的朋友聽聽我以前介紹的音樂,另一方面是源自於自己需要勞碌才能感覺到自我存在的個性,由於目前又回到學校上課,在每天渾噩的單調步伐常常遺失自我,成了只為滿足基本生理需求的動物一般,睡覺吃飯。忙起來才會覺得,自己應該做點甚麼,無論是記錄也好、學習也好,總希望能留下痕跡。


摩羯座就是這樣,閒不得。


常有人問我,為什麼不聽流行音樂,或是說:我聽的好像大多是電子樂。其實是這樣的,先從我天生反骨的性子說起好了。


自幼就是不喜歡常規,別人說一我二、說東我西,這種個性促成了現在矛盾的自我。目前這個大社會是以左腦主宰著,這代表著邏輯,記憶,計算,規則,文字,常理能夠站在支配點上,指使著社會的運作,無論是各行各業,小時候記憶力和理解推理分析能力成了評斷一個人聰明與否的依據,而在想像力、美學以及類似印象派那種抽離到幾里外的觀察力被貶低。我時常在想,如果這個社會是被右腦操作著,不知道會變成怎麼樣?符合著美學的建築物?隨性的人們?沒有法律道德細條但卻運作協和的世界?有趣。


幼時家位於左營,也就是國軍海軍駐紮之地。船艦常常出海,舶來品是免不了的。父親是個標準的"社會組",對於歷史、文學和語言學有著深厚的興趣,自然的,常常在船艦開放時乘機享受異國文化的饗禮,自然的也會買些回來。當時後非美系英語國家主流的音樂和書籍深深吸引著我,他本人也愛聽,自然的我也跟著聽。那時候法國的Mylene Farmer和西文版的ABBA引導著我的童年,我是個很容易在音樂和回憶做連結的人,自然的,在聽到這些音樂時腦袋會不自主的會回到當時的美好。小學的美術班對我影響也很深遠,很感謝的那時認識的朋友們不但現在都還有聯絡,他們也在美術界雖不敢說有番作為,但是至少堅持走自己的路,也是有一番風景。有時候會參加一位朋友的畫會(一群念藝術的朋友定期聚會,討論心得),當下會覺得找到歸屬,很像是病友會還是什麼宗教團體似的(笑)


在自我催化右腦發展的結果下,開始學了鋼琴,繪畫,書法。總覺得人生如果缺了這些東西,像空殼似的。因此在音樂部分我是從古典樂開始接觸的,舉凡德布西、蕭邦、李斯特,都是到我高中時期之前不能缺的心靈夥伴。蓋西文和恩雅可能誘導我將觸手伸向現代樂的兩位大師,加上小時不能遺忘的異國音樂(其實只是那些國家的流行樂罷了),讓我參不透這博大精深的現代樂。也下定決心要研究看看。

 
為什麼說博大精深呢?佐以教科書或是歷史課本,相信對於古典樂的資料不少,但是現代樂呢?風格都如此迥異,有基本的搖滾爵士藍調電子,還有獨立製作或主題企劃。每項大標題又分成很多細項,市面上介紹相關書籍也不多,但他們卻如此的迷人,如此的跳脫於目前商業化的流行樂之外...於是,我便一頭栽進去了。不過說到流行樂不流行樂的定義性問題,這個以後在聊,否則又是牽扯一大篇。


之後我便從新世紀開始,慢慢的在高中男校裡大家愛玩團,便對一些英搖大團有所接觸(當時後是2000年左右)舉凡oasis、blur、radiohead...可說是當時大家心目中的神。後來又轉回聽80,那時候電子合成器的興起,以至於house和new wave的電子風吹遍樂界。後來也就慢慢轉向電子了。對於獨立製作部分,一切也要感謝誠品音樂館。他們最正確的分類音樂和試聽也讓我認識很多宗師級的人物,也對現代樂的架構有了一點點的認識。至於近期電子化嚴重(笑),是因為研究後才發現,電子樂的世界....實在又是另一片海,在眾多DJ和團體風格大相逕庭的前提下,自己連聽都趕不上他們發行的速度,因此短期之內應該還不會換跑道。


最後,我想自我嘲笑一下我這反骨的人,念的和學的卻是最不容反骨的醫學和軍校。前面說的矛盾就是指這個,我是一位自己縱身跳入這種單調環境卻又想逃離的人,也是一位不想要按照常規或是準則,又猛記著補習班的口訣和要領而考上醫學院的人。同時在訓練自己邏輯、分析力和文字表達,又同時對這些能力嗤之以鼻...這就是所謂人生嗎? 很老梗的結尾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